三小白美承石油网

主页
分享石油新闻
商务合作QQ:21762

又一位延长“老将”落马了……中国在海上发现巨量石油,价值几百亿,日本直呼:这不公平(庆祝广州疫情防控取得阶段性胜利)

更新时间:2022-01-15 01:38:18点击:

中国在海上发现巨量石油,价值几百亿,日本直呼:这不公平

图为渤海油田

又一位延长“老将”落马了……

撰 稿:程嘉樊

编 辑:王 朋

最近,从渤海传来一个好消息!中国在渤海发现了巨量石油,这便是亿吨级油田垦利10-2,这座油田所出产的石油,价值高达几百亿元,同时这座油田的发现,还将带动中国在渤海继续扩大油田勘探范围,近年来,渤海新增石油产量已经高达8亿吨,如果继续开发,还将在渤海发现更多大油田,对此,日本紧张了,有日本专家预测中国如果能对海洋石油进行彻底开发,就会是下一个沙特,所以这个国家直呼:这不公平!

中国在海上发现巨量石油,价值几百亿,日本直呼:这不公平

图为渤海油田

近日,陕西省纪委监委官网秦风网披露,永安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下称“永安保险”)党委书记、董事长陶光强涉嫌严重违纪违法,正接受纪律审查和监察调查。

渤海此次发现亿吨级产量油田,对于中国实现能源自给自足有着重要的意义,自进入新世纪以来(庆祝广州疫情防控取得阶段性胜利),随着经济的快速增长,对于能源的需求也越来越大,尤其是石油,天然气等资源,国内的储量无法满足越来越大的能源需求,在这一情况下,中国不得不每年都从国外引进大量石油,在油气上的对外依赖度也逐年上升,为了减少石油对外依赖度,这些年来中国可谓是全国各地到处找油。

相比于已经饱和的陆上油田,海上油气资源最有机会打破中国对进口能源依赖的局面,国内三大领海拥有极其丰富的海底油气资源,在过去40年里,中国对渤海进行了多次勘探与开发,但当地地质条件复杂,其油田构造十分破碎,在过去的针对渤海进行的几轮勘探中,发现的基本都是储量规模较小的油田,且分布不集中,难以建立有效的开发体系,其中的莱州湾地区,更是在这40年间没有发现一个可用大型油田。

永安保险是一家陕西本土成长起来的全国性财产保险公司,股东包括延长石油集团(大股东)、陕西有色集团为代表的国资系,以及亚东杉控和复星工业为代表的复星系。

中国在海上发现巨量石油,价值几百亿,日本直呼:这不公平

图为渤海油田

陶光强此前在延长石油集团履职十年,一路升至副总经理。近年来,随着陕西能源反腐步入深水区,其延长石油的一些同僚,相继落马被查,其中就包括曾搭过班子的袁海科。

陶光强虽然新近落马,但这几年的日子也不“安生”。其执掌永安保险期间,公司深陷“内斗”,经营也不尽如人意,频频被监管部门“点名”,陶本人还一度被公司几名董事公开“几大罪状”,提议罢免……

而此次亿吨级油田的发现,则极大的拓展了渤海油气资源勘探的价值,同时还终结了莱州湾40年来无大型油田的历史,考虑到渤海地区油气分布不集中的特点,在此次发现的垦利10-2油田周边区域,很有可能还会存在有亿吨级,甚至是更大产量的油田,在未来垦利10-2油田正式投产后,一方面中国的能源对外依赖度会有所下降,另一方面该油田的储量可满足大量工业,民用生产需求,如果转化为汽柴油,这片油田的储量则可供100万辆汽车使用20年之久。

大跨度履职变迁

陶光强的履历比较丰富。

陕西省财政厅、西北饭店、延长石油、永安保险……从政府机关到国企酒店,又跨行至石油系统,最后又掌舵保险公司。

虽说隔行如隔山,但这并未影响陶光强的职位越爬越高。

除了渤海以外,中国的南部海域也同样蕴藏着大量的油气资源,目前南部海域的已探明油气资源储量高达300-400亿吨,但过去由于中国海上开采装备的落后,无法对这些深海油气资源进行开发,而近年来,中国的海上装备已经有了大量突破,陆丰14-4,深海一号等海上平台的亮相,填补了深海天然气,油气资源开发的空缺,在未来,中国的南部海域很有可能会形成一个大型的天然气石油开发群,并为沿海地区提供源源不断的资源。

尤其是在2006年至2016年这十年期间,陶光强在有着“中国第四桶油”之称的延长石油供职,更是其人生的一段高光时刻。

先后出任总经理助理、纪委副书记、监察室主任、延长石油销售公司总经理、延长油田董事长、延长石油集团副总经理等职……

中国在海上发现巨量石油,价值几百亿,日本直呼:这不公平

图为在南部海域开采天然气的深海一号

总的来说,开发海上油气目前已经成为中国的主要石油来源,为了早日摆脱对外国能源的依赖,一方面要推动世界能源革新,以电力跟清洁能源来代替传统的化石能,另一方面则要继续加大对渤海,南部海域的油气资源开发,满足现阶段的石油需求,只有这样,中国才能最终实现能源自给自足的目标。

入职延长之前,陶光强的职位是西北饭店党委书记、副总经理,加之其此前求学经历,看不出有何能源相关学术背景,以及石油行业的经验。

从其此后在延长体系中如鱼得水来看,想必有着一套较强的职场适应本领……

又一位延长“老将”落马了……

等到2016年2月份,陶光强再次迎来个人仕途的变迁,跨行至永安保险任职。

资料显示,永安保险成立于1996年9月,注册资本金为30.09亿元,是唯一一家总部设在陕西的全国性财产保险公司,该公司大股东为延长石油。

早在2015年12月,中国保监会发布了保监许可〔2015〕1162号文件,核准了永安保险关于陶光强担任公司董事长的任职资格。

2016年2月19日,永安保险2016年第一次临时股东大会,提名陶光强为董事会董事,获得了全票通过。同时在当天召开的董事会上,陶光强如愿当选董事长。

为了能确保万无一失,当天审议通过了《关于豁免本次会议有关程序瑕疵的议案》。避免了股东会会议存在严重程序瑕疵的,股东会决议不成立的风险。

至此,陶光强顺利掌舵永安保险。

值得一提的是,就在陶光强赴任永安保险后,随着陕西能源领域反腐步入深水区,延长石油一些高管纷纷落马被查,这其中不乏陶光强的上司与同僚——沈浩、贺久长、袁海科……

尤其是袁海科,与陶光强多有交集,两人曾在延长石油集团油田股份公司一起搭过班子,一个任董事长,一个任总经理。

董事联名罢免风波

陶光强可能也没想到,永安保险并不“永安”。

永安保险有19家股东,主要分为两方,一方是以大股东延长石油为代表的陕西国资委方,持股52%左右为控股股东;

另一方则是以二股东亚东杉控和三股东复星工业为代表的复星系,累计持股40.69%。

双方实力接近,难免会有一些“摩擦”。

根据陕西省国资委的要求,其掌控下的公司在重大事项决策、重要干部任免、重要项目安排、大额资金的使用上,必须由国资委来掌控。

这也意味着,在永安保险的经营上,陕西省国资一方理应有着绝对的话语权。

但实际中,永安保险的经营却是复星系说了算。

故事还得从2012年说起,这一年6月,原大地财产保险董事长兼总裁蒋明受邀出任复星集团副总裁,7月以永安保险总裁的身份,负责该公司的实际经营。

又一位延长“老将”落马了……

在蒋明入职之前,永安保险与复星系签订了一份协议,约定公司的经营主导权要归复星,但国有资产每年要保值增值6%。

这份协议为期三年,不过在协议到期后,蒋明的任期并未结束,这也导致虽未续签、但经营权还在复星的状态。直到2017年9月,蒋明退休给了陕西国资委解决这一问题的契机。

然而复星系非常看重保险端的融资能力,不愿放弃对永安保险的经营权。

复星系港股上市公司复星国际在2016年年报表述:本集团将保险视为复星投资能力对接长期优质资本的上佳途径。

蒋明之后谁来担任总裁?

陕西省国资委与复星系分别推荐了刘雄和顾勇,并且都不同意对方的提议,矛盾一时激化。

虽说刘雄和顾勇与蒋明都是出身于大地财产保险,同属复星系高管,但是陶光强更认可刘雄,而复星系坚定认为顾勇应该做总裁。

2017年12月1日,永安保险董事会下发红头文件,解聘蒋明总裁职务,并于12月6日召开董事会,把相关文件送到各部门和下属公司。

而就在同一天,永安保险多名董事联名提议召开董事会临时会议,历数陶光强的几大罪状,提议罢免其董事长职务,把这次冲突推向高潮。

当时恰好银保监会检查组正对永安保险进行检查,据中国经济网报道,2017年12月6日上午,永安保险董事长和总裁均缺席现场检查事实确认会,影响了检查工作的正常进行。

2019年1月,银保监会因永安保险存在拒绝或者妨碍依法监督检查的行为,对其罚款30万元,并对董事长陶光强处以警告并罚款5万元。

之后,这场闹剧也不了了之。

半年收22张罚单

闹剧之外,近年来永安保险的经营状况也是不尽如人意。

就2020年数据来看,公司车险业务收入约66.73亿元,同比下降14.31%;财产险业务收入约30.40亿元,同比增加44.28% ,人身险业务收入约8.68亿元,同比下降55.03%。

就净利润而言,三种业务均同比出现下滑,尤其是人身险业务净利润约为150万元,相较2019年下滑比例高达99%。

在融资端业务下降情况下,永安保险在投资端近年来采取了相对激进的策略,以公允价值计量且变动计入当期损益的金融资产来看,其中仅基金投资一项就从2019年的8.73亿元增加到了2020年的14.17亿元,大幅增长了62.31%。

这种以加大权益类投资的方式来实现利润,虽说能够在某一时期带来利润的增加,但风险亦无疑随之增加,尤其是在外部环境低迷的情况下更为明显。

又一位延长“老将”落马了……

风险频出的永安保险,也受到了监管部门的频频“点名”。

据时代周刊报道,今年以来,永安保险已收到了22张罚单,罚款总额377万,涉及河北、河南、江苏、内蒙等地多家分支机构,被罚款的原因集中于虚假理赔骗保金、虚增增值服务费、虚列费用等。

另据中国证券报报道,早在2019年,永安保险审计中心对公司2018年度关联交易管理情况进行了专项审计,发现存在1827笔未识别保险业务关联交易,保费收入金额416.9万元,业务范围涉及车险管理部、人身险管理部等部门。

公司经营状况如此,作为董事长的陶光强,显然难脱其咎。其此番落马,也是今年截至目前接受调查的保险业高管中职位最高的一名。

禁止转载,如需转载请移步镐京笔记***后台留言申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