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小白美承石油网

主页
分享石油新闻
商务合作QQ:21762

卡特彼勒为中石油伊朗海洋钻井平台项目实施提供保障石油钻井队的故事

更新时间:2021-12-04 01:00:46点击:

在全球金融危机逐步蔓延的2009年,严重影响着国际石油市场的稳定发展,石油需求的大幅下降造成石油业的震荡波动,同时给国内石油市场带来了不小的压力,使国内石油出口下降,经济增长减速,石油需求下降。
前言
  作为国内的领军人物的“中石油” 积极应对金融危机等种种不稳定因素带来的石油市场变化,把握国内石油业的整体发展态势,及时调整相关政策,在石油市场上发挥着重要的调控作用。
  我是一名中石油的职工。
  目前,中石油集团下属中国石油技术开发有限公司(简称中油技开或中技开)与伊朗客户成功签署1+1自升式海洋钻井平台出口合同,本平台主要应用于中东产油大国¬——伊朗。这是中石油第一个大型成套海洋钻井工程装备出口合同,标志着中石油装备制造水平迈上了新台阶。卡特彼勒为中石油伊朗海洋钻井平台项目实施提供保障石油钻井队的故事(图1)
  中石油和中油技开能够获取伊朗客户订单并且能够按时交付,得益于中石油的海洋钻井平台设计能力、生产能力以及配套供货能力。
  说到“中石油”,中国人民都恨不得在它前面加上一个定语“万恶的”。
  作为基层的职工,我们满腹的委屈:中石油的职工不都是周永康和蒋洁敏,你们恨他们,我们更恨他们。因为他们贪的赃,首先的我们中石油基层职工的钱。
  海洋钻井平台的重要设备即动力发电机组的供应商美国卡特彼勒(Caterpillar)的售后服务商——威斯特(北京)机械设备有限公司(WesTrac)为此项目已经定好了10台卡特彼勒海洋平台用发电机组。威斯特的先期准备工作为中技开顺利实施此伊朗海洋钻井平台项目提供了强有力的货期保障,对中石油进一步拓展石油装备产品的国际市场具有重要意义。
  从1992年到2005年,我在石油钻井队工作了13年,工作环境是沙漠、戈壁、深山。那里的生活很艰苦,但回想起来,却又那么难忘。
  我把13年当中最难忘的一些点滴事情记录了下来,希望大家能窥一斑而见全豹——理解一下石油工人。
  (一)小狼崽的妈妈是狐狸
  威斯特中国有限公司(WesTrac China)是澳大利亚ACE集团公司的全资子公司,隶属于卡特全球最大的代理商之一——威斯特代理体系。威斯特代理体系业务面积覆盖西澳大利亚,新南威尔士,澳大利亚首都地区和中国东北、华北地区。澳洲威斯特从事卡特彼勒代理已经有几十年的历史,在全球众多卡特代理中名列前茅,而且一直是卡特最成功的海外代理之一。
  威斯特中国曾获得澳洲商会年度“杰出业务奖”及环境保护的褒奖,并被北京市团委和北京志愿者协会评为“优秀志愿者团体”。为了满足中国不断增长的高级职业技术人员的需求,威斯特中国与卡特彼勒携手合作开展了在中国乃至整个亚洲地区的第一个“ThinkBig”职业技术培训项目。
  90年代初的时候,井队管理体制和现在不同,炊事班属于井队内部的一个班组。探井公司中,外甩的“大架子”(在克拉玛依油田以外打探井的深井钻机)多,人也多,而且大多是四川人,在伙食上尤其的好。最有名的就是6044队和我所在的6046队。我们队不但有菜窖,冬天都可以吃上新鲜蔬菜,还养着猪、鸡和狗。
  井队领导在给来队上视察工作的上级领导汇报时,经常开玩笑地说,我们队猪比工人多,工人知道后,就说我们队狗比干部多,然后领导们笑着“反击”道,是狗比女工多———当时队上有好几个女工。
    虽然身处沙漠,环境恶劣、生活枯燥,但同事之间感情深厚,可以随便开玩笑,气氛特别融洽。
  有一天,柴油机工毛建义在离井场一百多米远的“露天厕所”方便的时候,捡到了一只小狼崽,高兴地抱了回来。小家伙有劳保鞋那么大,已经会一扭一扭地走路了,全身长着灰色的绒毛,惊恐地看着我们。老师傅们说,要把它扔回原来的地方,否则,母狼会来找麻烦的。女工们不愿意,说母狼缺乏爱心,要抱到宿舍自己来养,并且央求炊事班的大师傅“李花猫”磨豆浆给小家伙吃。
  就在收养了小狼崽的当天夜里,井队宿舍区的狗开始不安分了,冲着西南方向植被比较茂盛的地方像狼一样嚎叫,圈里的鸡也躁动不安,不停地“咯咯”叫。清晨,女工们发现自己宿舍门口放着一只死老鼠。有经验的老工人从死老鼠的伤口判断,是被咬死的,这是母狼的“先礼后兵”之策,说明它已经明确孩子所处的具体地点,女工们有危险。老司钻“田大刀”下了“死命令”,让毛建义“哪儿拿的送那儿去”。
  毛建义捧着小家伙往他昨天方便的地方走的时候,我们都看见:在不远处的沙包子上,站着一只狐狸。小狼崽也看到了,努力地从毛建义手里挣脱出来,摔到地上,向那只狐狸蹒跚地跑去。几乎就在同时,几只狗如箭一般向狐狸冲去,“李花猫”好像明白了什么,厉声喝住了它们。这个时候,狐狸急切而又小心地向着小狼崽跑过来,就在这时,一幅难以置信的感人场景出现了:狐狸高兴地舔着小狼崽,小狼崽则急切地一口衔住了狐狸垂下来的鼓胀的乳房,没命地吸吮了起来。
  狐狸妈妈不愿久留,回头看了一眼被震惊了的我们,叼住自己的孩子,快步沿着沟底跑了。
  一个是狐狸,一个是小狼崽,它们是怎么成为母子的?我们不得而知。也许小狼崽是个孤儿,也许母狐狸失去了爱子,共同的境遇让它们相依为命。
  以前听说狐狸和狼势不两立,但这次亲眼目睹的事实让我感觉到:爱,可以在任何你想像不到的情况下存在!